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三章 耳语森林中的战士(1/2)
炮台法师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耳语森林中,长了成百上千年的苍天大树随处可见。

  大树下有小树,小树下长灌木,灌木底下塞满了野草、蕨、地衣。枯叶、草丛缝隙中,躲藏着个各种各样的虫子、野兽和飞鸟。这些千奇百怪的生命,将整片森林都塞的满满当当,形成一个与世隔绝的林中世界。

  千百年来,森林中都罕有人迹,但最近些年,却不断有人进入其中,打破了持续了千百年的幽静。

  这一天,凌晨四点,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。

  耳语森林某处被特意清理出的空地上,一堆篝火努力地燃烧着,昏红的光线挣扎着,犹如行将就木的老者。

  “咔擦~咔擦~”

  一个浑身包裹着钢质铠甲的中年男人懒洋洋地靠在古榕树的气根上,津津有味地啃着一块野地薯。

  时不时地,他会转头往篝火旁的空地上看上一眼。空地上有两个人,一个蹲着,一个躺着。蹲着的人身上穿着绿袍,手里端着一个木碗,正将木碗里的东西一点一点地喂进躺着那人口中。

  躺着的那人,身上衣衫褴褛,面色青白,嘴里喃喃梦呓着一些谁也听不清楚的话,看面容,赫然就是从白石堡中逃出来的战士肯斯特。

  绿袍人相当有耐心,他一勺一勺地喂着,一直将碗里的东西都喂地精光,而后轻轻锤了锤自己的后腰,缓缓站起身。

  “米勒法师,这家伙怎么样了?”钢甲男人始终关注着这边的情况,见绿袍人得了空,立即开口询问。

  绿袍人放下手里的木碗,捋了捋下巴上不多的胡须,说道:“问题不大。这家伙身体强壮地很,之所以晕迷,主要还是受伤之后,又不顾一切狂奔,导致身体消耗过大。我将弄肉汤混合驱邪药水给他喂下。肉汤补充营养,驱邪药水驱除他肩膀上的邪气。服下之后,最多半小时,他就能清醒过来。”

  “那就好。”

  钢甲男人将吃剩的地薯柄随手扔到一边,用力拍了拍手,喊道:“兄弟们,时候不早,打起精神来。林子里到处都是毒虫,都小心点别被咬了!”

  “哎~”

  “哎~明白。”

  “知道了,队长。”

  “队长,你还是自己小心吧,尿尿的时候别被虫子咬了命根子!”

  “......”

  周边稀稀拉拉地传来回应声,有三四十之多。

  “这群兔崽子!”

  钢甲男人笑骂了声,又对绿袍人道:“法师,这鬼林子密的过份,我们这些大老粗走起来都费劲,你确定一个娇滴滴的娘们能来这里?”

  绿袍法师眉头一扬,神情有些不悦:“我参军15年,用了476次追踪术,从没有出过错!”

  钢甲男人摊了摊手:“好吧好吧,我知道你的追踪术厉害。可你倒是告诉我,殿下现在到底在哪啊?我们都在林子里转了2天了,除了野兽,什么都没发现。”

  绿袍法师顿时没了底气:“耳语森林是片古老的森林,这里隐藏着无数秘密。在这里,我的追踪术受到各种各样不知名力量的干扰......我比你更想知道殿下的下落,可是......哎~”

  钢甲男人伸拳,猛地砸向身边的树干,发出‘砰’地一声闷响:“要我说,这娘们真是喜欢胡闹!麻烦事真是一桩连着一桩!去年偷偷骑马摔折了腿,今年又逃婚失踪。我看公爵就是太宠她了!”

  虽是抱怨,但他那双银灰色的眼眸在密林中来回扫视,目光中藏着旁人难以察觉的忧虑。

  绿袍法师听得面色一沉:“军士长,多嘴可不是什么好习惯。”

  钢甲男人长叹了口气:“这我当然知道~我也就趁着在荒郊野外的时候,发几句牢骚......听蓝山镇的人说,耳语森林深处有个邪恶的死灵法师。你说会不会跟他有关系?”

  绿袍男人一愣,脸上显出沉思之色:“这事,难说。”

  事实上,关于森林深处的邪恶法师,同为法师的米勒掌握的信息比这个公爵麾下的军士长要多的多。

  ‘死灵法师弗米亚......希望你和这事没有关系。’

  一想起弗米亚,米勒脑海中就浮现出一张苍白的脸,目光阴森冰冷,就好像那些食尸的秃鹫。

  弗米亚,曾是附魔大师洛尔丹最看重的弟子之一,却不择手段地追寻力量,甚至偷偷修炼禁忌的邪恶法术。

  十年前,弗米亚因为修炼禁忌的唤灵术,被术法监管会通缉。他逃进了耳语森林,从此杳无音讯。

  刚进入耳语森林时,米勒并不确定这点,但现在进入耳语森林已经2天,种种迹象都在告诉他,弗米亚极有可能还活着,甚至还修炼了禁忌的死灵法术。

  如果殿下真被弗米亚抓住,那处境可就危险了。

  “呃~~呃~~~咳咳~”

  正当米勒出神的时候,身边的咳嗽声惊醒了他,他转头看去,就见地上躺着的金发男人已经睁开了眼睛,正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。

  米勒立即走过去,轻轻按住这男人肩膀:“别激动,你现在很安全。你肩膀上伤势很重,最好不要乱动。”

  金发男人就是肯斯特,他逃出白石堡后,就感觉肩膀伤口难以忍受地剧痛,一直咬着牙跑出数十公里后,终于支撑不住,晕了过去。

  从现在情况看,他应该是被人救了。至于救他的是谁,这些人为什么救他,他一无所知。

  在没搞清楚具体情况前,服从对方的意志是保护自己的最好办法。

  肯斯特顺从地躺回地上,但一双眼睛左右瞄着,躺好后,他立即问道:“我现在在哪?”

  “耳语森林。”回答他的是钢甲战士。

  他走了过来,走动的时候,身上的钢甲相互摩擦,发出‘咯吱咯吱’地声音